Google+ Followers

2017年9月23日 星期六

給女兒的第二封信:你要如何衡量你的人生?

十八歲的時候,妳只是覺得,和誰在一起可以獲得真正的快樂,就決定那是自己的伴侶,因為人生看起來如此璀璨美麗,似乎幸福都掌握在自己手上。但隨著年歲增長,我們向現實低頭,認為選擇自己真正所愛的人是不切實際的,因為他不見得適合妳。只是….人活著時間大部分是跟伴侶在一起,如果每天早晨妳睜開眼睛可以跟自己喜歡的人在一起,有多欣喜。



親愛的女兒:
寫這封信的時候,妳21wOd。

媽咪是在你哥6歲時候,妳出生的3年前開始寫作的。在那之後的兩年內,我總共寫了四本書,陸續是《說好的幸福呢?律師娘的愛情辯護》、《離婚事務所》、《轉身的幸福:律師娘的愛情辯護2》及《為幸福再勇敢一次,好命女人的四十個婚姻必修學分》。

是的,妳會發現媽咪在此之前寫的書,通通跟婚姻有關,也因為跟爸比一起工作的關係,這些書裡或多或少包藏著法律的元素。這樣看來,妳或許會覺得:

婚姻是不是女人一輩子最重要的事?

這跟媽咪今天要跟妳聊的另一本書有點關係--《你要如何衡量你的人生?哈佛商學院最重要的一堂課》。

假設,剛剛妳心中的疑問真的是:婚姻是不是女人一輩子最重要的事?
在發現懷了妳時已經即將進入40歲人生關卡的媽咪會告訴妳,婚姻的確主宰了女人一生幸福非常關鍵的一環,所以這本書書名裡的「你要如何衡量你的人生?」媽咪認為,身為一個女人很難不把婚姻關係列為衡量人生的重要參考因素之一。

這本書裡有一段大約像這樣的一段話:十歲的時候,你只是覺得,做什麼可以獲得真正的快樂,就決定那是自己的志願,因為人生充滿無限可能。但隨著年歲增長,我們向現實低頭,認為選擇自己真正所愛的工作是不切實際的。只是….人醒著的時間大部分是在工作,如果每天早晨你睜開眼睛可以做自己喜歡的工作,有多欣喜。

這本書的作者,克雷頓·克里斯汀生,是位哈佛大學教授,在參加自己的哈佛同學會的時候觀察到出席的老同學多數踏出社會後非富即貴,幾乎都是各界菁英,但卻聽說一些未出席的老同學婚姻、家庭觸礁,甚至因為事業而鋃鐺入獄,而作者自己也在幾年前得了淋巴癌,他的父親正是因為此病而過世的,歷經癌症煎熬考驗的他,將他研究的傑出企業經營理論,套用到對生命的深刻省思,也因而寫出了這本書。

我們回到前頭媽咪跟妳說的話:身為一個女人很難不把婚姻關係列為衡量人生的重要參考因素之一。

媽咪來借花獻佛地套用書裡的這個理論說給妳聽:十八歲的時候,妳只是覺得,和誰在一起可以獲得真正的快樂,就決定那是自己的伴侶,因為人生看起來如此璀璨美麗,似乎幸福都掌握在自己手上。但隨著年歲增長,我們向現實低頭,認為選擇自己真正所愛的人是不切實際的,因為他不見得適合妳。只是….人活著時間大部分是跟伴侶在一起,如果每天早晨妳睜開眼睛可以跟自己喜歡的人在一起,有多欣喜。

媽咪因為寫作還有跟爸比一起在律師事務所工作,常常要接觸碰到挫折上門尋求解決之道的當事人,特別是因為我朝兩性婚姻的議題方向寫作的關係,特別會頻繁地跟婚姻出現問題的女性產生對談。

媽咪看到很多女生因為婚姻、感情出現問題,覺得自己的人生黯淡無光,看不到未來,甚至還有些女生出現憂鬱症跟自我傷害的傾向,所以才會告訴妳婚姻的幸福與否,在女人的一輩子裡佔了關鍵性的地位。

但是寶貝,妳千萬不要誤會媽咪的意思,我不是要建議妳把所有的大好青春時光花在尋找妳愛的/適合妳的結婚伴侶,正好相反,媽咪要告訴妳的是,不要為了世俗所有的因素而結婚,包括年紀到了、快生不出孩子了、找個經濟的依靠還有要有人陪妳到老….等等。

正好相反,媽咪看了很多勉強自己進入婚姻關係的女生們過的一點都不快樂,包括家人在催、不小心未婚有了孩子、旁人的眼光,以及正好有個條件很不錯的對象出現追求等等。

有的女生接受了其實不適合自己甚至自己根本不愛的人,就為了世俗衡量一個女性成功或幸福與否的標準,選擇進入婚姻或留在婚姻裡,其實每天都過著痛苦的日子,久而久之,身心俱疲,到頭來有一天即使開始對世俗的眼光不在乎時,選擇維持婚姻關係的理由,也只剩下不甘心而已。

在妳年輕的時候,妳會有許多生命的過客,有些是妳喜歡他,有些是他喜歡妳,運氣好一點的話,妳會剛好跟某個人互相有好感。

怎麼判斷那是對的人,或是適合妳的對象呢?
媽咪以過來人的經驗告訴妳,這沒有答案。

對的人,可能有一天會不對;適合妳的對象,未來可能會變得不適合妳。
因為人生有太多變化,妳的想法、喜好會隨著年齡、生命經驗、境遇等等而改變,對方也是,不管是幾歲遇到他,也不管你們是幾歲結婚或是選擇不用法律關係來綁架彼此的承諾。

如果妳是為了追求世人眼中的美滿婚姻,而找到最有可能的那個人,妳有很高的機率會期待落空,因為妳其實忘了最重要的是妳自己,快樂的妳、理解自我的妳,才有機會在幸福靠近妳時,及時抓住,不會誤判。

媽咪沒有比妳聰明,當妳有天牽起某個人的手,媽咪不會告訴妳是對是錯,可是媽咪希望可以在妳遇見愛情之前,讓妳學會先愛自己,這樣妳才會知道怎麼去愛別人甚至….怎麼不去愛別人,妳可能不知道,其實後者也很重要。

說到這裡,好想摸摸妳的頭啊!




給女兒的第一封信:幸福之所以落空,原因不外是對幸福途徑的誤判。



親愛的女兒:

寫這封信的時候,妳20W5D。

媽咪的一位昔日大學刑法教授黃榮堅老師出書了,書名是《 靈魂不歸法律管》,裡面有個很有意思的章節是『法律的幸福連結』,談到人生的最大課題是幸福,文章開頭的第一句話,我的昔日老師說:幸福之所以落空,原因不外是對幸福途徑的誤判。又表明他對生活的基本反省標準一直是:(這樣)幸福嗎?

「一個嫁入豪門的貴婦,昔日同窗稱羨其光鮮亮麗的時尚名媛形象,卻也在老同學聚會中說了一句耐人尋味的話,『我這一輩子所花的錢沒有一毛錢是自己賺來的。』那一句話聽起來好像是炫耀自己天生好命,但也好像不是,而是半夜醒來時在心靈底層慢慢滲出的遺憾與恐慌。」是老師書中舉的一個例子。

我對這位老師在我大學時代上課殘留的印象,不是刑罰的那些原則,刑法法條畢業後我也記不得幾條,坦白說,媽咪算是不太用功的學生,更何況畢業後有長達十年的時間我都在跟妳老爸開火鍋店、擺薯條攤,及為了妳大妳八歲的哥哥當全職媽媽的生涯中度過,但媽咪一直都記得老師上課曾經說過的一個故事,就是他帶兒子上學時,兒子擔心遲到了進校門口會被導護老師(還是教官?)罵,他跟兒子說,既然這樣我們就先去慢慢吃完早餐,等導護老師離開校門,我們再上學。

當時老師同時在台大跟輔大任教,媽咪在輔大就讀法律系,刑法唸得不怎麼樣的我,卻特別在老師的手上,有著出乎意料的高分,老師上課時,談法條訂立的動機是什麼、有讓人類更幸福嗎....等等議題總是不厭其煩,耐心勝過說明每個構成要件的定義。雖然穿著總是輕便得像街口賣豆漿的阿伯(希望我的老師別生氣~話說回來,媽咪可能也沒紅到老師會看到這篇文章),但出口的全是對人類幸福的關懷,多過法律人常愛說的各派學說獨門暗器。

事隔多年,媽咪離法律這行曾經漂得老遠,居然又因為妳老爸考上律師漂近了岸邊,但始終不願意上岸。

從妳老爸六年前考到律師執照以來,就有不同的親朋好友不論親疏,總愛問媽咪,妳怎麼不去考律師?

我也說不上來為什麼,特別是媽咪在懷妳的時候,有個二十幾萬粉絲的臉書粉絲團(不知道等妳長大了會不會說這是什麼,可以吃嗎?),有熱心的網友還在我的粉絲團留言,考不上律師的人,說的鬼話誰要相信時,我實在很想回他,我是不知道我考不考得上律師啦!但我倒是還清楚我不想當律師。

在這時候,老師的這段文字,跟當年依稀在耳的「幸福嗎?」倒像是我給自己的交代跟答案,至於這位網友,跟老愛問我幹嘛不去考律師的親朋好友們,媽咪就不打算給交代跟答案了。

媽咪知道,當律師的我,不會比較幸福的。
不是當律師不好,是媽咪的性格裡,有著不自覺要跟人避免衝突的內向特質,如果我當律師來承辦案件,當事人大概受不了我說,告他你有比較幸福嗎?那我的律師業務大概總是要喝西北風了。

有次有個我們事務所的受雇律師問媽咪說,妳贊成通姦應該除罪化嗎?(我猜想等妳明白那是什麼的時候,這已經是事實,而不是論點了。)

我回答這位女律師說,我現在的身份不適合發表政治不正確的言論,把她弄的哈哈大笑。(在此要特別說明,在懷妳的時候,媽咪是個兩性作家,老爸總愛叫我婦女明燈。)

現在回想起來,我當時或許跟這位女律師還講得不夠清楚,我的立場不在通姦要不要除罪化,而是我常常想問事務所的當事人,告他你有比較幸福嗎?(這篇文章要是被老爸看到,他大概要禁止我接觸我們事務所所有的當事人,哈~)

《 靈魂不歸法律管》,我很喜歡老師這本書的書名。在我們的生活中,或多或少會對人生、境遇、人際互動有不滿,這時候我們總會覺得,這不公平!然後妳還會聽到一些人說,台灣法律專門保護壞人或是難道好人就要比較倒霉等等的抱怨。

媽咪覺得,我的老師的這段文字,其實對這種情結多少可以有點舒緩的作用,法律是試著在每個人自以為的公平正義中找到一個平衡點,這個平衡點永遠不能滿足所有的人,一個世人眼中十惡不赦的壞人,就算被槍決了,受害人就得到幸福了嗎?壞人就真正反省了嗎?

這就是法律管不到的靈魂啊!

而媽咪跟老爸的工作中,常看到二個不快樂的人被綁在婚姻裡,到底讓誰得到了幸福?我想可能只剩下,至少誰沒得到幸福吧!

媽咪希望妳有一天長大了,知道幸福是什麼的時候(話說回來,這也太難,有人一輩子都不懂。),會懂得做什麼讓自己感到幸福比做什麼讓別人得不到幸福,要來得重要多了。

還做不到沒關係,先讓自己健康平安吧!寶貝。





2017年9月19日 星期二

律師娘On Air~保險怎麼保,你愛的人才用得到



保險金給付最為外界所擔心的,就是一旦父母過世後,留
一大筆身故保險金給受益人,因為小孩還小,可能被不當
使用或遭身邊親戚挪用,在很短時間內花光,其實有幾個
方法,可以讓你的留下的錢,受到適度的管控,降低被濫
用的風險。


New98 九八新聞台訪綱
20179月18日直播
午后靜話論_ 律師娘想辦法
來賓:永達保險經紀王婕如
主題:保險怎麼保,你愛的人才用得到

一、     我的孩子還小,我擔心留下一筆大額的身故保險金,小孩會無法有效運用,請問身故保險金一定要一次整筆領嗎?可否分期給付?
的確,保險金給付最為外界所擔心的,就是一旦父母過世後,留一大筆身故保險金給受益人,因為小孩還小,可能被不當使用或遭身邊親戚挪用,在很短時間內花光,因此目前壽險公司有設計某些有身故保險金分期給付的保單,可以依據保單合約每年給付一定金額給小孩,現在大多分為5/10/15/20年期,受益人可以在一定的年限內,每年領一定的金額當作生活費或教育費等,但消費者必須要購買有具有這種分期給付功能的保單,才能申請分期給付。

二、     之前節目有談論過保險金信託,那保險金分期給付與保險金信託有什麼差異?
保險金信託是將核保完成的壽險保單與銀行簽訂保險金信託契約,簽訂完成後再與保險公司申請未來身故保險金給付時限匯入此銀行信託專戶,未來保單一旦發生身故保險理賠,這理賠金即撥付到信託專戶內,由信託銀行依據信託契約管理,也可以防止遺產被不當揮霍。

三、     那麼要怎麼選擇保險金分期給付與保險金信託呢?
保險金分期給付與保險金信託約略有四大不同:
1.    如同之前提到的,並非所有的保單都有分期給付的功能,須購買具有分期給付功能的保單,才能申請分期給付。但若是保險金信託,則是不論各家保險公司的保單,都可以信託,並且依照信託契約約定,給與受益人生活費、教育費、安養費,甚至結婚資金,買房頭期款等等,保障的內容有更多的彈性與變化。
2.    保單分期給付是依保單契約,僅能將保險金給付給受益人,但受益人如何運用,或是會不會遭其他人挪用,還是會有很多的變數;保險金信託的話,委託人可以指定給付的方式,例如設定每個月生活費多少,或是學費要用學校的註冊單申請,或直接替受益人給付保險金給安養機構、照顧機構等項目,直接照顧受益人的生活,這樣的功能對未成年女、身心障礙的受益人都更有保障,所以我們常在開玩笑說,這就像是從墳墓裡伸出一雙手,可以持續確保受益人的生活無虞。
3.    信託可以設置監察人,且銀行必須依據契約給付,具有較嚴格的監督功能,確保資產安全。
4.    保險金分期給付因是某些保單當初直接設計的功能,因此不需額外付手續費,但保險金信託則是在信託設定時會先收取一筆成立費用,之後待身故保險金入信託帳戶後,還會有管理費用產生,所以二者也會有費用上的差異。

完整的規畫,從管理運用信託財產開始,生前照顧自己,死後照顧遺族,信託人即不必擔心理賠金被不當使用